罗塔塔尔是纸制品

Q:3257603757,希望能被勾搭,我还是挺乖的!
是个文手兼画手呼呼
但是哪方面都是咸鱼
有个喜欢的笨蛋:浩子
目前雷:空松all,胜all,all茶

对不起您们了——

我发的上一个文章。
非常对不起。
我只是太激动了。
好像争议挺大的。
说错了,很抱歉。
那么,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表达我的内心。
很讨厌我。
是的是的是的。我这人根本什么都不会看。
看不懂,瞎说。
说真的,我这人巨胆小,你们说的话,我只看了5条就不敢往下翻了。
有点,害怕的……不好意思……
那么,对不起了——那些觉得这篇文章不对的孩子。
不知道该不该删。嘛。
卧槽,非常对不起。。。。。

p1 水军胜
p2 浣熊敲锣马子
p3 上鸣电气
p4 卡拉马子。

哦呼,又掉粉了呢ww

p1,爆豪初设
p2,夜叉锐儿郎
p3,绿谷初设
p4,转性浩子
画风就是这样神奇,没办法。(抱头痛哭)

那个——这个大概算是个预告吧,大概。
按理说我这个应该是个he出胜。
嘛,我码字这么慢,这可能也只是个幻影

那些年写过的冷CP之……《乱马1/2》衍生同人

求你们看看这个呜呜呜真棒真棒真棒

人鱼的情歌:

说明:高桥留美子老师的《乱马1/2》衍生同人。女性向,KUSO属性。


 


 


 


 


 


【之一】愿者上钩


 (《乱马1/2》第23卷PART.8衍生)


 


 




[使用来路不明的神秘道具追求女孩子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响良牙打从心底后悔没有好好看“恋爱钓鱼竿”的使用说明,就像一些男人被女友告知“人家怀孕了”以后才会认真看安X套使用说明上那行不起眼的小字——“安全保护率只有97%”,然后捶胸顿足悔不该当初。


反正钓鱼竿的小吸盘沾到走在天道茜旁边的早乙女乱马身上时,一切都晚了。


 


从这一天开始,他的青梅竹马,同时也算得上是死对头兼情敌的早乙女乱马每天都跑来给他端茶倒水做饭洗衣服。良牙很想把这个羞涩腼腆地说着“我这样做只是想看你的微笑呀……”的混蛋一拳打飞,但是对方用冷水往身上一浇变作女孩模样,他的拳头打不下去了,所以他只好满腔愤愤地把那破钓竿折断成一小截一小截,烧成了灰。


后来他为这一时冲动的行为后悔了足足一辈子,可是一切都晚了。


 


晨曦微明,霞光如焰。在梦幻般的浅绯色天光中,17岁的纯情少年(自称)响良牙撩起野营帐篷的帘子,又看见早乙女乱马在帐篷前的空地上烧火做饭。


良牙的脸色就像在青天白日下见了鬼一样煞白煞白。


“你……你你你这家伙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昨夜他连夜狂奔赶路,途中还用爆破点穴打了一条地道,估计不会再被纠缠了,哪想第二天一早起来又看见这混蛋的脸。


“怎么问这种问题——良牙你只是把帐篷从空地的那头搬到这一头来嘛,一眼就看见了很好找呀。”


女乱马歪着头,笑得温婉可人。


良牙很应景地摆出了ORZ的造型,沮丧得想一头撞死。


 


“你又迷路了吧,花一整夜绕了一大个圈子。”


他的童年玩伴抱住他,让他的脑袋靠在她(其实是“他”)丰满的胸脯上。良牙从对方的上衣开口处看见被“恋爱钓竿”的吸盘吸过的地方有个轮廓分明的小鱼痕迹,他记得说明书上说出现这个标记就意味着被钓上的那个人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使用钓竿的人。


“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良牙哟,良牙的全部我都喜欢,最喜欢了~”


她用柔软的脸颊蹭他的。


如果这样对待良牙的是个普通少女,良牙现在肯定觉得幸福得像升上了天堂,可他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位明丽动人的“少女”只要淋了热水就会恢复原本的男儿身,如果对这种家伙动心,那么他这辈子算是完了。


所以良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烦死了,”他粗鲁地将乱马推开。“我不想看见你的脸!”


他饿着肚子钻回帐篷,气呼呼地狠狠拉上帐篷出口的拉链,他啃了一块压缩饼干,裹上毯子睡觉去了。


 


后来他被雨声吵醒。


雨点噼哩啪啦打在帐篷上像是天上撒豆子,光线昏暗,帐篷里面有些湿闷,从蒙了塑料布的窗口望出去,滂沱大雨好像要把整个世界淹没一样铺天盖地降下。他搭帐篷的时候事先把底部垫高了,用了好几年的帐篷有点旧了,但是很牢实,雨水进不来。口渴了想接点雨水来煮茶喝,拉开帐篷的时候他愣住了,揉揉眼睛确认没看错,他对那个雨水中的人影喊道:“你呆在这里做什么,快回去!”


雨帘那一端的纤细人影开口了:“我为什么要回我的情敌家?”


“别傻了,天道家有你的未婚妻吧。”


雨水顺着早乙女乱马的发稍滴落到长长的睫毛上,又流到眼角淌下。这让她眯起眼睛努力想把良牙看清的表情变得像是在强忍泪水。


“我喜欢的人是你。”


那家伙义正言辞地宣布,就好像在告诉良牙“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一样理所当然。


 


虽然真的很想把这个不要脸的女装癖混蛋揍飞,可是现在正在下雨,而那家伙显然湿透了。良牙把握成拳头的手背到背后,咬咬牙对乱马吐出两个字:“进来。”


进了帐篷,良牙从旅行背包里翻出干毛巾扔给乱马。


“下雨了你不知道躲躲吗?”


湿衣服全脱了扔在一边,身上只套了一件良牙的套头衫,乱马从毛巾中露出小半个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良牙。


“可是……我想呆在你身边。”


长睫毛的美丽眼睛眨呀眨。良牙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用小茶壶烧了热水,两人一边喝茶,良牙一边把“恋爱钓竿”的真相讲了出来,当然他隐瞒了他真正想钓的对象是谁。最坏不过是被乱马揍一顿,只要让对方明白这根本不是爱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良牙你钓到我只是偶然?”


“正是这样。”


“哎呀好高兴~~”


乱马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


“这一定是命运~!”


良牙挣扎着把凑过来亲吻的乱马攮开。


“白痴你听不懂人话吗,都说了只是误会呀!”


 


凸凹有致的少女身躯缠上他的身子,仿若灵活的蛇。


“有没有听过‘姜太公钓鱼’的故事呀亲爱的?”


一声娇滴滴的“亲爱的”让良牙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谁知道……快从我身上下来!一个女的这样压在男人身上算什么事儿!”


“明白了,不想要女人是吧?”


乱马依旧紧贴着他,伸手抓了还装着热水的茶壶二话不说往头上倒下。白色的半透明水蒸气中,美少女还原成眉目清朗的帅气少年。


乱马轻声笑着,用低沉的男声回答了刚才的问题。


“就是‘愿者上钩’呀。”


他一边说,一边把良牙的手碗扣住压在头上方。武道家跟医生相似的一点就是这些人都很清楚人体的弱点在哪,找准了就可以把对手完全压制住,任是你力气再大也反抗不了。


 


当乱马把帐篷内的照明灯关掉,用牙齿咬住良牙的运动衫外套拉链往下拉的时候,良牙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是的,一切都晚了。


 


 


 




++++ 


【之二】想说爱你不容易


要么为爱而生,要么为爱而死。


 




早乙女乱马两根指头夹着九能带刀的挑战书晃进学校后山的树林。


林中有一小块空地,身着剑道服的男子赤脚站在草坪上,身形利落挺拔,就像他握在右手的黑色木刀,沉稳却又散发出逼人的锐气。


这家伙大概又从哪里学到了新招数,带着跃跃欲试的心情,乱马摆出架势。


“来吧九能,我们一决高下。”


 


他的对手表情严肃得吓人,没有像以前约定决斗那样一碰面就挥舞木刀攻过来,只是抬手拉动一根从树上垂下的绳子。


“哗啦——”


一桶冷水当头泼下,事发突然乱马没能躲开,大叫一声“呜哇好冷”,他无可奈何地变成了少女形态。


然后九能再拉绳子,一股热水淋在乱马身上。


恢复了男儿身的乱马把九能踩在脚下。


“混账这样很好玩么?”


 


脸颊紧贴地面的九能流出两行清泪。


闹不明白这个脑残学长想干什么,乱马收了脚蹲下来看他。


“你怎么了,脑子进水了所以从眼睛排出来么?”


“我一直都不知道……别人告诉我,我也不肯相信……乱马你跟辫子姑娘竟然是同一个人。”


乱马“嘁”了一声抓抓头发。


“你知道这件事我很高兴,所以今后不要再看见辫子姑娘就抱上来,多谢。”


说完了站起来就要走,没想到脚踝被抓住,乱马摔了个结结实实,脸上沾了草屑。


“你想干嘛!”他回头怒骂。


九能跪坐在草地上,脸上泪痕未干。


 


“我到深山瀑布下冲了三天,我终于领悟了。”九能热切地诉说。“既然爱一个人就应该爱她的全部,所以就算你根辫子姑娘是一体的……我、我也喜欢你。我喜欢你,早乙女乱马。”


他激动得热泪盈眶,深深被自己深情地爱之告白打动,他料想对方也是会被打动的,看看对面,早乙女乱马确实在动——五官和身体都在抽搐着。


 


 


 


 


 


夕阳染红了林间的雾霭,一片血色光晕笼罩了空地上新挖出的坟茔,坟前立着一块石碑。


碑文上书:


 


 


九能带刀


享年十七岁


 


 


 


 


- 完 -




感谢阅读,如果您喜欢这篇小说,您的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端午快乐!
图文无关
图片照不好,很糊
我的天呐切岛真可爱我以前这么就没发现呜呜呜
这个是,一个我英群里的这周语戏梗,爆豪是山大王嘿嘿,我同体的切岛是狼(我画了一下)但是不明原因我这个切岛是狼狗……

松野事件簿

——————————
| 长男的场合哦! |
——————————

我是松野小松。
一个喜欢自家弟弟的基佬。
但是我并没有颓丧。
我可是长男啊喂!别小看我了!
啊对了,我喜欢的那个人叫——松野空松。
98%的几率是个宇直。
这点让哥哥我很为难~
而且这个人,缺点很多。
而且超级痛。
这点让哥哥我欲哭无泪,我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人。
当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对空松的心情时,我开始怀疑我的审美。
主要的是!!!我一直在对空松暗示!!暗示我喜欢他!但!是!松野空松他!!听!不!懂!
每当我对他说:“喂~次男哟~你大哥我可是超级看好你的!”然后他会笑的像‌菊花儿一样开心,对我说:“哼~thanks~brother的好意我就满心接受了~”
我有时候真想对着天大喊:“老天你就是嫉妒我!”

看呐,空松他钓鱼回来了,哦哦,他的墨镜不在脸上了,一定是扔水池子里了。
看托蒂一脸“啊小松哥哥我要死了”的表情,我咋就那么乐呵呢~
而且……
话说我才要死了好吧!我都一下午没见到空松了你还想怎样嘛!我都把我的次男借给你一下午你还抱怨!
空松向我走来了,托蒂趁机跑走了。难不成又去星爸爸找可爱的女孩子?想得美你个童贞。我不管反正我是长男所以我们六个第一个从童贞毕业的必须是我!
当然我的第一个对象必须是死疼死疼但是又超可爱的我家次男。
空松走到我面前,离我一步远的距离,天空一样的蓝色,真是赏心悦目啊。空松摸了摸我的头,温暖的感觉蔓延到全身,他笑着对我说:“brother,我的情书鱼儿一定接收到了呢~是的吧?”
空松好像是在向我提出疑问?
那身为哥哥要回答出他最满意的那个答案吗?
“接收到了哦,空松的爱,已经接收到了哦。”我尽量微笑着,看着我的信仰,轻轻的说了一句,我的真心话。
啊呀我才没有吃醋啦!都说了别小瞧我了啊!

空松他虽然满嘴都是“爱爱爱”,但是他好像并不知道「爱」的含义是什么呢~哥哥会让他知道。
我想上了他。我想让他明白我对他的心情。我想他也能接受我。
我是人渣。
但是这种名为「爱」的折磨,哥哥也抗拒不了啊。
对吧?你也会经历「初恋」这种事情的吧?啊不管现在你有没有经历,但是到了那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的啊,毫、无、克、制、力~哎呀哥哥我也解释不明白啦就是有点苦但是更多的是甜和辣的那种心情?啊啊,不说了,来吧,目光转向我家闪亮的次男。

空松激动极了,眼里流露出我从未见过的开心和温柔:“对吧大哥!我也这么觉得!这份情书我可是写了一通宵呐!”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应空松了噗,毕竟这种信心满满的话,让哥哥很伤心啊……
但是身为空松唯一的哥哥!身为高冷可靠的大哥!怎么可以说出来那种表白的话嘛!不是不好意思啊喂!是面子!面子放不下啊!哥哥对弟弟表白什么的!
空松就这样心满意足的坐在了墙角,拿出了比兜大了三倍的镜子,说真的我一直怀疑空松的裤兜里面有个黑洞。
可是吧……作为世界国宝,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啊,对着老婆就该死皮赖脸一点嘛……果然我要更加主动的吧?
于是我长舒一口气,杵着胳膊做起来了,然后一个优雅(我怎么这么痛了?)的转身,和空松面对面。空松好像发现了我的动作,终于不看镜子抬头看向我。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看得我心里都毛楞了。我很郑重其事地告诉他:“空松啊!我爱你!”
看空松先是一脸懵逼继而恍然大悟最后哼哼唧唧的表情,然而他说了一句我意料之中的话:“brother,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

好气哦。自家次男是个不开窍的傻白甜。
“不是了啦!我说的是爱人之间的喜欢!”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喔,脸红了,超可爱啊。
“唔唔唔哇你!小松你说什么呢!”空松很慌乱地摆着手在对着哥哥支支吾吾地说着哦。
嘛,既然这样,那么就继续努力吧人间国宝!这么想着的我,再一次笑着对他说:“空松酱~当哥哥的‘king’好不好呢!”说真的我并没有报什么希望他能听懂之类的,于是我打算继续用那种腻死人的话进攻空酱的心房呢。有点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听懂了,这只感情白痴,居然听懂了这种稍微有点拐弯抹角的情话。
哥哥以后再也不去猜测你们这些人的想法了唔。
我听见空松像个小孩子一样轻轻靠在自己怀里不断重复着我的名字,并且,说了“哥哥”哦!他说的是“小松哥哥”哦!啊,满足感爆表了。
那种糯糯,像小奶猫一样的声音真的俘获人心啊,你们就只有自行想象了呢呼呼,才不会给你们听!这可是我专属的声音啊!

“小松,小松哥哥…”他不断重复着,“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好开心。”就算把脸埋在我的肚子上我也看得见呢,很红,红地滴血,是我的颜色。
“我一直是属于空松的哦。”

我啊,只能属于空松呢。
你们这些嗷嗷叫老公的人,才不会得到哥哥的爱之吻呢。当然,空松也只能属于我,你们不许对空松打什么主意!

松野小松,爱上了自己的亲弟弟。
看起来浮夸,看起来富有安全感,看起来是个在那种方面游刃有余的人,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
但这不能改变“兄弟”这个事实。
故事就到这里。

E,N,D~

那位姑娘合上了书。念书的声音戛然而止。
明天来讲下一篇好了。书不能一次性看完呢。
她这么对围坐在眼前的孩子们讲。
真是令人心痛的双向暗恋啊,
她这么默默地想。
不管是性别还是血缘。

————————
最开始这个其实是个普通的甜饼/无奈
最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文居然有1700+的字数
看起来只有700+左右呢

出胜 520快乐❤
可能有些地方看起来断断续续的请无视
哪里有病句请继续无视

日常行为守则

纯语言,两人的聊天记录/尽量真实
设定两人非幼驯染,在[哔——]上认识
会继续填坑的,,一定会

4月23日18:35(周日)
『木偶』:额,啊啊你好
『木偶』:我觉得你很厉害
『木偶』:可以认识一下吗?
4月23日18:44
『爆杀王』:哈?你谁
『木偶』:啊啊所以说想认识一下啊
『木偶』:我,我就是很希望和你交朋友
『爆杀王』:你让我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交朋友?
『木偶』:我!我叫绿谷出久
『木偶』:我今年16岁!
『爆杀王』:你就是个deku!老子又没说你要自报家门!
『木偶』:啊啊啊对不起啊啊啊啊
『爆杀王』:喂你是不是想跟老子交朋友?
『木偶』:啊啊是的
『爆杀王』:哈
『爆杀王』:老子脾气可是很坏的你也看到了
『爆杀王』:不要觉得我多神圣,我没你想的那么好
『木偶』:我真的觉得你很厉害!我觉得你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
『爆杀王』:当朋友又有屁用
『爆杀王』:除了没话找话还能干嘛
『木偶』:别想的这么悲观嘛:D
『木偶』:那,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
『爆杀王』:哈???
『木偶』:我叫绿谷出久!是个高中生!你好
『木偶』:那,,,冒昧问一下
『木偶』:我该怎么称呼你?
『爆杀王』:爆豪
『爆杀王』:爆豪胜己
『爆杀王』:并不想透露更多
『木偶』:啊啊啊好的
『木偶』:那我可以叫你小胜吗?
『爆杀王』:你爱怎样就怎样,跟我没关系
『木偶』:小胜!
『木偶』:啊我要写作业了抱歉啊啊先弧
『爆杀王』:呸,早滚
『木偶』:诶诶诶小胜你怎么这么说(;д;)啊啊真不说了要去写作业了
『木偶』:会写不完的(இωஇ )
4月23日20:12
『木偶』:小胜?
『木偶』:啊啊还在吗
『木偶』:@爆杀王
『木偶』:哇啊啊啊小胜!
『木偶』:小胜
『木偶』:小胜
『木偶』:小胜
『木偶』:小胜
『木偶』:小胜!!!
『爆杀王』:你他妈一天天的是有多无聊
『木偶』:小胜
『木偶』:啊小胜!你原来在啊^_^
『木偶』:啊啊我跟你说
『木偶』:小胜啊
『木偶』: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就是那种酷酷的,很厉害就是脾气急了点的那种人
『木偶』:小胜
『木偶』: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呢……
『爆杀王』:蠢货
『木偶』:诶诶
『爆杀王』:话多
『爆杀王』:有病
『木偶』:诶诶诶???
『木偶』:我在你眼中怎么这么败类啊(T_T)
『爆杀王』:还、有、事、吗
『木偶』:啊啊没事没事
『木偶』:但是很想和小胜多说说话呢
『爆杀王』:没事那就滚下去
『爆杀王』:老子又不是跟你一样闲
『木偶』:www
『木偶』:好可怕( p′︵‵。)
『木偶』:那小胜
『木偶』:夜安(๑´∀`๑)
『爆杀王』:……嗯
『木偶』:拜拜!!
『爆杀王』:还有
『爆杀王』:以后少给我用颜文字
『爆杀王』:恶心
『木偶』:诶诶好吧……

4月24日6:34(周一)
『木偶』:小胜(ˊ˘ˋ*)
『木偶』:小胜你有没有在线啊
『木偶』:啊啊回我一句嘛
『木偶』:我真的没有那么话唠啦
『木偶』:说两句就好啊啊啊
『木偶』:啊……
『木偶』:那我要先去写作业了哦
『木偶』:就会很久都不在线哦
4月24日19:46
『木偶』:小胜我回来了
『木偶』:呐
『木偶』:说句话吧,,,,
『爆杀王』:啊啊烦死啦
『木偶』:小,小胜!XD
『爆杀王』:你到底要怎样
『木偶』:我,,,
『爆杀王』:deku,你
『木偶』:啊啊,啊?
『爆杀王』:为什么这么执着老子
『木偶』:啊这个,,
『木偶』:我真的很崇拜你呐
『木偶』:你的个性
『木偶』:你的身材
『木偶』:你的头脑
『木偶』:一切
『木偶』:我都很敬佩
『爆杀王』:等等
『爆杀王』:你他妈看了老子发的照片
『爆杀王』:?!
『木偶』:当然啊都说了很崇拜你了当然要看啦
『木偶』:有什么不对吗
『爆杀王』:艹
『爆杀王』:老子心情很差
『爆杀王』:别他妈再说话
『木偶』:啊啊诶……
4月24日21:23
『木偶』:小胜
『木偶』:晚安呐
『木偶』:夜安啦,我先睡了

4月25日6:48(周二)
『木偶』:早安小胜
『木偶』:我去上学了
4月25日6:53
『爆杀王』:deku
『爆杀王』:以后少对老子发消息
『木偶』:诶?
『爆杀王』:说真的
『爆杀王』:很反感
『爆杀王』:就搞不懂了
『爆杀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木偶』:诶诶……我,我怎么了
『爆杀王』:突然就把自己的家庭情况告诉了陌生人
『爆杀王』:热脸贴别人冷屁股
『爆杀王』:好玩么?
『爆杀王』:该玩够了吧
『爆杀王』:这种崇拜的游戏
『木偶』:小胜……
『爆杀王』:我现在
『爆杀王』:很心平气和在对你说
『爆杀王』:所以
『爆杀王』:希望你重视这些话
『木偶』:啊啊,,,好的
『爆杀王』:别这么单纯了
『爆杀王』:不要以为你觉得厉害的人就是好人
『爆杀王』:别毫无保留地相信一个人
『爆杀王』:还有对于我
『爆杀王』:你大可以忘记
『爆杀王』:我没什么优点
『爆杀王』:呵
『爆杀王』:老子居然对你废了这么多口舌
『爆杀王』:给老子记住了你个笨蛋!
『爆杀王』:我啊
『爆杀王』:不想再和你有什么交集了
『爆杀王』:最后一句话
『爆杀王』:绿谷出久,拜拜
『木偶』:小胜!
『木偶』:我不知道我做错了哪里
『木偶』:但是
『木偶』:如果你能说出来
『木偶』:我会改正
『木偶』:还有你说的这些话
『木偶』:我都认真听下去了
『木偶』:我啊
『木偶』:并不是在玩什么游戏
『木偶』:小胜
『木偶』:我希望你能重视我的感情
『木偶』:我,
『木偶』:很敬佩你
『木偶』:这并不是什么觉得好玩
『木偶』:你对我说的这些话
『木偶』:我妈妈也说过
『木偶』:但是
『木偶』:我希望
『木偶』:你能通过了解我
『木偶』:从而不那么排斥我
『木偶』:我说过
『木偶』:我很敬佩你
『木偶』:所以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会看
『木偶』:你的性格
『木偶』:我真的很了解很了解
『木偶』:不是说大话的
『木偶』:我
『木偶』:还是会跟你说话
『木偶』:但请不要践踏我的感情
『木偶』:啊再见
『木偶』:我要出门了
『木偶』:꜀(。௰。 ꜆)꜄
『爆杀王』:所以说啊……明明只是个deku……为什么这么狂妄
【——已撤回】

我编不下去了,,,,,,(≖͞_≖̥)

哇啊啊爹爹产新粮了唔唔唔

浩子只是一条咸鱼:

A班扛把子们(喝了假酒
咔、轰模型:HAL
出久:Mori
动作:Kiy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