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塔塔尔是纸制品

Q:3257603757,希望能被勾搭,我还是挺乖的!
是个文手兼画手呼呼
但是哪方面都是咸鱼
有个喜欢的笨蛋:浩子
目前雷:空松all,胜all,all茶

屁!我是空松啦,可是不是空、松!

•最後確認一次,你扛好避雷針了嗎?還沒有的話請返回ԅ(¯ㅂ¯ԅ)非常感謝!(90℃鞠躬!)

[吃早饭]
-今天也是睡得好好的。沒有什麼不對,又好像有點不對。“但是果然不正常了吧!”某些人這麽想著。於
是乎在吃早飯的時候顯得特別壓抑。大家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放在空松身上。
-“干嘛?不吃饭看我我脸上有花还是有金子?”空松终于发现了自己被众多燃烧的目光烧灼着,一脸无奈,回了一句。只见兄弟们满脸惊讶,默契值超标的一起放下饭碗,向后退了好几步。“woc空松你是不是发烧了!”“是啊!空松哥哥不痛了!这比明天世界末日还让人不敢相信!”
-空松吃了口饭,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笔直笔直的。然后看了看其余五人,噗嗤一笑。“brothers你们在干嘛啊……噗哈哈……一脸要死的样子……”突然,空松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迅速拿出镜子,盯着自己的脸,特别细致的看了一遍,然后一脸奇怪的放下镜子,“没有东西啊?”
-然后也没什么,大家整理好仪态(小松除外),吃饭。
-“难道发烧的是我?!”五人这么想着。

[无聊的下午]
-空松还是一往如既的痛?
-“呐呐~阿空陪哥哥出去打小钢珠?”小松嬉皮笑脸的走过来。空松看了一眼小松,“嘛,还真是拿brother没办法啊!”空松溺宠地揉揉小松的头发,默默拿出自己的钱包,和小松出去了。
-然后……
-55……输光了……
-小松垂头丧气的和空松回家了。
-“空松你还有钱吗?”小松猛地抬头,认真的盯着空松。空松看看小松:“亲爱的brother,我的钱已经被你输光了啦!”“诶?…………!”小松撅嘴。
-空松突然抓住小松的的胳膊。“啊痛痛痛……空松你干嘛……啊嘶……”小松生气的盯着空松。空松只是很平淡的说了一句:“钱……要还。”“哈???!!”
-小松说他的内心犹如千万匹草泥马过大江。

[睡觉]
-“关灯了。”
-“嗯。”
-“空松我们不想听你唱安……嗯?!”没说!他没说那句傻不拉几的话!
-空松很不解的说道:“我唱安?什么鬼……”
-“啊啊啊啊不不不,完全没有……睡觉啦睡觉!”椴松终止了这件事情。

〔从一松起头〕
-今天一松又打了空松。
-但最奇怪的是,空松哥哥还手了。很生气的吼。
-一松吓了一跳,在一旁看热闹的大伙也吓了一跳。
-然后在大家还没缓过神的时候,只见空松一脸歉意的跑到一松那里,特别愧疚的说:“啊brother你没事吧……对不起很对不起啊!”

-“趁空松不在所召开的家庭会议开始!”小松一拍桌子,大声叫。
-十四松眯猫眼,并用袖子捂住嘴:“空松葛格好像神经错乱了……”然后就恢复了正常,大笑着拿起棒球跑了出去。
-“十四松说的其实没错。空松他,是不是得了双重人格?”轻松很认真的在分析。
-另外三人表示赞同。
-“啊空松居然得了人格分裂还误伤了一松难道是因为我们对他不好么可是说出来不就好了为什么非得多整个人格来闹……”小松噼里啪啦说了一通,更像是在抱怨,而不是想帮助空松。
-“你猪啊!一个活人在兄弟眼里还比不上梨子什么的真的会很难受吧!脑子被狗吃了吗人渣长男?!”轻松训到。
-“啊所以说我们只要多关心空松哥哥是不是就会好了?”“哼……关心臭松?”
-“所以直接去问问不痛的‘空松’就好了吧~”小松笑道,“好~家庭会议到此结束~!”
-然后就真的结束了。(啊我是指家庭会议)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