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塔塔尔是纸制品

Q:3257603757,希望能被勾搭,我还是挺乖的!
是个文手兼画手呼呼
但是哪方面都是咸鱼
有个喜欢的笨蛋:浩子
目前雷:空松all,胜all,all茶

彼岸花开.弎


啊啊啊啊啊现在才更对不起!但是手机被家长藏起来真心没找到啊!好不容易星期五把手机给我玩的说!
-好的于是正文(ง ˙o˙)ว
.................................................
(3)失忆

这个家不太对,这个家好像还缺少了一个人,可是没错啊?
长男小松.次男轻松.三男一松.四男十四松.末子椴松.松代.松造.
一家人全都在啊?
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啊?
少了一个很痛的……很痛……?
那是谁啊?那个喜欢带墨镜装逼的很痛的人,是谁啊? 好像和他从小就认识. 可是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怎么想都记不起来? 记错了吗?
…………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一松和十四松,空松最近总是在收拾衣服,走过去,他就会慌乱的遮住……那是行李箱吗? 空松要去哪里?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空……”
“啊?啊brother你怎么回来了?!”
“你背后的是……?”
“啊啊啊没什么就是想看看啊哈哈……!”
一松不想追问了,走了出去.
临走前好像听到空松舒了一口气.
不妙.很不妙.非常不妙!
一松去找了十四松,毕竟这是他最信任的人.
“啊啦?一松葛格?”
“十四松,空松他……”
“…………”
“!!!”十四松咪成猫眼,惊讶的用宽大袖子捂住嘴.
两人挨着坐着,心里怪怪的,很害怕.
我们六个是一体的,谁都不能缺少!
两人这么想着.
睡觉时,一松一直在意着空松的动静,可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
第二天.
空松他,不见了.
一松和十四松很警觉,但其他人却视而不见.
“啊呀~空松不会有事的啦~他打架那么厉害~”小松笑嘻嘻的说.
不,不是的,空松他……是要离我们而去了啊!
一松和十四松决定去找大裤衩博士.
药,拿到了.
看着客气地让兄弟们喝下去加了药粉的水.
两人没喝,他俩不想忘记空松哥哥,只是……不能让其他兄弟难过.
“十四松你给我什么啊?白开水?噗哈哈哈搞什么鬼!” “十四松谢谢.”
“一松哥哥你不会在里面放了毒药吧!很可怕啊啊啊为什么要给我喝水啊!”
其余三人这样说着.
毫无察觉.
[夜里
轻松催大家睡觉了,大家纷纷躺下.
一松像试探性又像不经意间问了一句:“还有人没回来呢.”
“嗯?一松你说什么啊?大家都在啊,没有人不在啊.”
“诶?”一松冒了虚汗,“啊我就是随便说说……”
“好啦快睡觉吧!”椴松不满地嘟囔一句.
是的,我们没有任何一人缺少.
可是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