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塔塔尔是纸制品

Q:3257603757,希望能被勾搭,我还是挺乖的!
是个文手兼画手呼呼
但是哪方面都是咸鱼
有个喜欢的笨蛋:浩子
目前雷:空松all,胜all,all茶

那些年写过的冷CP之……《乱马1/2》衍生同人

求你们看看这个呜呜呜真棒真棒真棒

人鱼的情歌:

说明:高桥留美子老师的《乱马1/2》衍生同人。女性向,KUSO属性。


 


 


 


 


 


【之一】愿者上钩


 (《乱马1/2》第23卷PART.8衍生)


 


 




[使用来路不明的神秘道具追求女孩子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响良牙打从心底后悔没有好好看“恋爱钓鱼竿”的使用说明,就像一些男人被女友告知“人家怀孕了”以后才会认真看安X套使用说明上那行不起眼的小字——“安全保护率只有97%”,然后捶胸顿足悔不该当初。


反正钓鱼竿的小吸盘沾到走在天道茜旁边的早乙女乱马身上时,一切都晚了。


 


从这一天开始,他的青梅竹马,同时也算得上是死对头兼情敌的早乙女乱马每天都跑来给他端茶倒水做饭洗衣服。良牙很想把这个羞涩腼腆地说着“我这样做只是想看你的微笑呀……”的混蛋一拳打飞,但是对方用冷水往身上一浇变作女孩模样,他的拳头打不下去了,所以他只好满腔愤愤地把那破钓竿折断成一小截一小截,烧成了灰。


后来他为这一时冲动的行为后悔了足足一辈子,可是一切都晚了。


 


晨曦微明,霞光如焰。在梦幻般的浅绯色天光中,17岁的纯情少年(自称)响良牙撩起野营帐篷的帘子,又看见早乙女乱马在帐篷前的空地上烧火做饭。


良牙的脸色就像在青天白日下见了鬼一样煞白煞白。


“你……你你你这家伙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昨夜他连夜狂奔赶路,途中还用爆破点穴打了一条地道,估计不会再被纠缠了,哪想第二天一早起来又看见这混蛋的脸。


“怎么问这种问题——良牙你只是把帐篷从空地的那头搬到这一头来嘛,一眼就看见了很好找呀。”


女乱马歪着头,笑得温婉可人。


良牙很应景地摆出了ORZ的造型,沮丧得想一头撞死。


 


“你又迷路了吧,花一整夜绕了一大个圈子。”


他的童年玩伴抱住他,让他的脑袋靠在她(其实是“他”)丰满的胸脯上。良牙从对方的上衣开口处看见被“恋爱钓竿”的吸盘吸过的地方有个轮廓分明的小鱼痕迹,他记得说明书上说出现这个标记就意味着被钓上的那个人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使用钓竿的人。


“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良牙哟,良牙的全部我都喜欢,最喜欢了~”


她用柔软的脸颊蹭他的。


如果这样对待良牙的是个普通少女,良牙现在肯定觉得幸福得像升上了天堂,可他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位明丽动人的“少女”只要淋了热水就会恢复原本的男儿身,如果对这种家伙动心,那么他这辈子算是完了。


所以良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烦死了,”他粗鲁地将乱马推开。“我不想看见你的脸!”


他饿着肚子钻回帐篷,气呼呼地狠狠拉上帐篷出口的拉链,他啃了一块压缩饼干,裹上毯子睡觉去了。


 


后来他被雨声吵醒。


雨点噼哩啪啦打在帐篷上像是天上撒豆子,光线昏暗,帐篷里面有些湿闷,从蒙了塑料布的窗口望出去,滂沱大雨好像要把整个世界淹没一样铺天盖地降下。他搭帐篷的时候事先把底部垫高了,用了好几年的帐篷有点旧了,但是很牢实,雨水进不来。口渴了想接点雨水来煮茶喝,拉开帐篷的时候他愣住了,揉揉眼睛确认没看错,他对那个雨水中的人影喊道:“你呆在这里做什么,快回去!”


雨帘那一端的纤细人影开口了:“我为什么要回我的情敌家?”


“别傻了,天道家有你的未婚妻吧。”


雨水顺着早乙女乱马的发稍滴落到长长的睫毛上,又流到眼角淌下。这让她眯起眼睛努力想把良牙看清的表情变得像是在强忍泪水。


“我喜欢的人是你。”


那家伙义正言辞地宣布,就好像在告诉良牙“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一样理所当然。


 


虽然真的很想把这个不要脸的女装癖混蛋揍飞,可是现在正在下雨,而那家伙显然湿透了。良牙把握成拳头的手背到背后,咬咬牙对乱马吐出两个字:“进来。”


进了帐篷,良牙从旅行背包里翻出干毛巾扔给乱马。


“下雨了你不知道躲躲吗?”


湿衣服全脱了扔在一边,身上只套了一件良牙的套头衫,乱马从毛巾中露出小半个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良牙。


“可是……我想呆在你身边。”


长睫毛的美丽眼睛眨呀眨。良牙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用小茶壶烧了热水,两人一边喝茶,良牙一边把“恋爱钓竿”的真相讲了出来,当然他隐瞒了他真正想钓的对象是谁。最坏不过是被乱马揍一顿,只要让对方明白这根本不是爱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良牙你钓到我只是偶然?”


“正是这样。”


“哎呀好高兴~~”


乱马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


“这一定是命运~!”


良牙挣扎着把凑过来亲吻的乱马攮开。


“白痴你听不懂人话吗,都说了只是误会呀!”


 


凸凹有致的少女身躯缠上他的身子,仿若灵活的蛇。


“有没有听过‘姜太公钓鱼’的故事呀亲爱的?”


一声娇滴滴的“亲爱的”让良牙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谁知道……快从我身上下来!一个女的这样压在男人身上算什么事儿!”


“明白了,不想要女人是吧?”


乱马依旧紧贴着他,伸手抓了还装着热水的茶壶二话不说往头上倒下。白色的半透明水蒸气中,美少女还原成眉目清朗的帅气少年。


乱马轻声笑着,用低沉的男声回答了刚才的问题。


“就是‘愿者上钩’呀。”


他一边说,一边把良牙的手碗扣住压在头上方。武道家跟医生相似的一点就是这些人都很清楚人体的弱点在哪,找准了就可以把对手完全压制住,任是你力气再大也反抗不了。


 


当乱马把帐篷内的照明灯关掉,用牙齿咬住良牙的运动衫外套拉链往下拉的时候,良牙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是的,一切都晚了。


 


 


 




++++ 


【之二】想说爱你不容易


要么为爱而生,要么为爱而死。


 




早乙女乱马两根指头夹着九能带刀的挑战书晃进学校后山的树林。


林中有一小块空地,身着剑道服的男子赤脚站在草坪上,身形利落挺拔,就像他握在右手的黑色木刀,沉稳却又散发出逼人的锐气。


这家伙大概又从哪里学到了新招数,带着跃跃欲试的心情,乱马摆出架势。


“来吧九能,我们一决高下。”


 


他的对手表情严肃得吓人,没有像以前约定决斗那样一碰面就挥舞木刀攻过来,只是抬手拉动一根从树上垂下的绳子。


“哗啦——”


一桶冷水当头泼下,事发突然乱马没能躲开,大叫一声“呜哇好冷”,他无可奈何地变成了少女形态。


然后九能再拉绳子,一股热水淋在乱马身上。


恢复了男儿身的乱马把九能踩在脚下。


“混账这样很好玩么?”


 


脸颊紧贴地面的九能流出两行清泪。


闹不明白这个脑残学长想干什么,乱马收了脚蹲下来看他。


“你怎么了,脑子进水了所以从眼睛排出来么?”


“我一直都不知道……别人告诉我,我也不肯相信……乱马你跟辫子姑娘竟然是同一个人。”


乱马“嘁”了一声抓抓头发。


“你知道这件事我很高兴,所以今后不要再看见辫子姑娘就抱上来,多谢。”


说完了站起来就要走,没想到脚踝被抓住,乱马摔了个结结实实,脸上沾了草屑。


“你想干嘛!”他回头怒骂。


九能跪坐在草地上,脸上泪痕未干。


 


“我到深山瀑布下冲了三天,我终于领悟了。”九能热切地诉说。“既然爱一个人就应该爱她的全部,所以就算你根辫子姑娘是一体的……我、我也喜欢你。我喜欢你,早乙女乱马。”


他激动得热泪盈眶,深深被自己深情地爱之告白打动,他料想对方也是会被打动的,看看对面,早乙女乱马确实在动——五官和身体都在抽搐着。


 


 


 


 


 


夕阳染红了林间的雾霭,一片血色光晕笼罩了空地上新挖出的坟茔,坟前立着一块石碑。


碑文上书:


 


 


九能带刀


享年十七岁


 


 


 


 


- 完 -




感谢阅读,如果您喜欢这篇小说,您的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评论

热度(27)

  1. 罗塔塔尔是纸制品人鱼的情歌 转载了此文字
    求你们看看这个呜呜呜真棒真棒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