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塔塔尔是纸制品

Q:3257603757,希望能被勾搭,我还是挺乖的!
是个文手兼画手呼呼
但是哪方面都是咸鱼
有个喜欢的笨蛋:浩子
目前雷:空松all,胜all,all茶

彼岸花开.弎


啊啊啊啊啊现在才更对不起!但是手机被家长藏起来真心没找到啊!好不容易星期五把手机给我玩的说!
-好的于是正文(ง ˙o˙)ว
.................................................
(3)失忆

这个家不太对,这个家好像还缺少了一个人,可是没错啊?
长男小松.次男轻松.三男一松.四男十四松.末子椴松.松代.松造.
一家人全都在啊?
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啊?
少了一个很痛的……很痛……?
那是谁啊?那个喜欢带墨镜装逼的很痛的人,是谁啊? 好像和他从小就认识. 可是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怎么想都记不起来? 记错了吗?
…………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一松和十四松,空松最近总是在收拾衣服,走过去,他就会慌乱的遮住……那是行李箱吗? 空松要去哪里?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空……”
“啊?啊brother你怎么回来了?!”
“你背后的是……?”
“啊啊啊没什么就是想看看啊哈哈……!”
一松不想追问了,走了出去.
临走前好像听到空松舒了一口气.
不妙.很不妙.非常不妙!
一松去找了十四松,毕竟这是他最信任的人.
“啊啦?一松葛格?”
“十四松,空松他……”
“…………”
“!!!”十四松咪成猫眼,惊讶的用宽大袖子捂住嘴.
两人挨着坐着,心里怪怪的,很害怕.
我们六个是一体的,谁都不能缺少!
两人这么想着.
睡觉时,一松一直在意着空松的动静,可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
第二天.
空松他,不见了.
一松和十四松很警觉,但其他人却视而不见.
“啊呀~空松不会有事的啦~他打架那么厉害~”小松笑嘻嘻的说.
不,不是的,空松他……是要离我们而去了啊!
一松和十四松决定去找大裤衩博士.
药,拿到了.
看着客气地让兄弟们喝下去加了药粉的水.
两人没喝,他俩不想忘记空松哥哥,只是……不能让其他兄弟难过.
“十四松你给我什么啊?白开水?噗哈哈哈搞什么鬼!” “十四松谢谢.”
“一松哥哥你不会在里面放了毒药吧!很可怕啊啊啊为什么要给我喝水啊!”
其余三人这样说着.
毫无察觉.
[夜里
轻松催大家睡觉了,大家纷纷躺下.
一松像试探性又像不经意间问了一句:“还有人没回来呢.”
“嗯?一松你说什么啊?大家都在啊,没有人不在啊.”
“诶?”一松冒了虚汗,“啊我就是随便说说……”
“好啦快睡觉吧!”椴松不满地嘟囔一句.
是的,我们没有任何一人缺少.
可是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

彼岸花开.贰

(二).往事
小松召开了家庭会议.
关于这朵花的会议.
小松搓搓鼻子,“看吧~哥哥的花484超漂亮~~!”
轻松冷笑一下,说:“彼岸花,花语:悲伤回忆.”
轻松话音刚落,椴松就神神秘秘的接上去(啊这里都是我自己瞎想的,可能完全不属实):“听说,彼岸花,只有回忆越悲伤的人,看着花,才越会被吸引住.”
“所以,大家都是有悲伤回忆的呢~”椴松又说.
小松捂着胸口心脏位置,“啊你们吓到长男大人了啦!”
一松和十四松却完全没有插入话题.
他们两个只是默默的看着.

今天的五胞胎也是其乐融融.
可是总觉得怪怪的,就好像,缺了一点心脏.
好想哭.

彼岸花开.(1)

观看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被雷出心脏病概不负责.就是这样喵~

    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一般认为是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 春分前后三天叫春彼岸,是上坟的日子。 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彼岸花开在秋彼岸期间,非常准时,所以才叫彼岸花。
    彼岸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彼岸花是开在黄泉之路的花朵,在那儿大批大批地开着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 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 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引子」
很香,很香,还有一点腻了.
这不是做梦吧?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的花香吗?
还是说……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呢?
嘛,没关系.
反正已经够了.

(1)花开.
小松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一粒花种,嚷嚷着要种上.大家受不了他这么耍脾气,就把花种种上了.
小松露出很甜的微笑,“哥哥我一定会让你们看到它开花的样子!”这样信誓旦旦的说着.
小松每天都会观察他的花,并且细心照料它.
这个种子生长速度,很快.快的有点不切实际.
这也是一个好兆头吧,大概.
冒出了嫩绿的芽,总觉得,很有吸引力.
大家都这么觉得.
很快,真的很快,开花了.
很漂亮.
花瓣,是细长的,艳如鲜血,在家里放着,莫名的诡异.

--------
好的在这里说一下,「彼岸花开」每一章都很短小😂而且更的还很慢~请不要放心食用.

我还是把空松精分2粘贴复印出来好了……

好的以下:
-空松买了超~~痛!的亮片裤回来,就看见大家很严肃的盯着自己,“brothers有什么事儿吗?”空松很小心的试探性问着。
-五人又看了空松几秒,终于,小松开口了:“空松你是不是很痛的那个?” -“brother你这句话什么意思啊?我就是我咯!”空松一脸懵。冒着火热的目光,轻轻走进屋子,坐在暖炉里。
-轻松坐在空松旁边,看着空松,一字一顿的说:“出、来,另、一、个、空、松。”空松先是茫然的看了看轻松,然后突然伸了个懒腰,笑了:“呵,发现了啊,啊也是,我们两个性格相差太大了。”说着,拿起桌上的橘子,剥开橘子皮。
-“我们只需要臭松……”
-“一松你别这么说啊,我也是空松的哦,只是另一个人格哦!”“空松”嘟着嘴,笑着说。
-小松突然打了空松一巴掌,“空松你别玩了!我们哪里做的不好你说不就是了,整出个第二人格是想怎样!”空松揉揉脸,“哈哈……哈哈哈哈!”空松笑得声音特别大,“哪里做的不好?呵,你们哪里做的好了?对待我,就好像不存在,欺负我,一直欺负我……我满身的伤痕是哪里来的,你们是都知道的吧!”声音已经接近嘲讽了,“为什么他会造出我,造出这个冷酷的我?他啊,伤害不了你们,对于他来说,你们是他的……心脏!”
-[还是让他自己跟你们聊聊吧……]
-空松坐在这儿,很安静,死一般的静,他哭了,从不哭泣的他,只会把悲伤藏在心里的他,居然哭了。
-一边擦着眼泪,一遍抽抽涕涕的含糊的说着:“对不起……我很抱歉说了伤害brothers的话……真的很对不起……唔哇啊啊啊……”明明一直在擦眼泪,可是泪水好像越来越多。
-“很抱歉,空松,我们没想到你会这么难受,很对不起!”五人满是歉意的说着,轻轻的抱住空松。
-“很温暖……”
『END』

屁!我是空松啦,可是不是空、松!

•最後確認一次,你扛好避雷針了嗎?還沒有的話請返回ԅ(¯ㅂ¯ԅ)非常感謝!(90℃鞠躬!)

[吃早饭]
-今天也是睡得好好的。沒有什麼不對,又好像有點不對。“但是果然不正常了吧!”某些人這麽想著。於
是乎在吃早飯的時候顯得特別壓抑。大家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放在空松身上。
-“干嘛?不吃饭看我我脸上有花还是有金子?”空松终于发现了自己被众多燃烧的目光烧灼着,一脸无奈,回了一句。只见兄弟们满脸惊讶,默契值超标的一起放下饭碗,向后退了好几步。“woc空松你是不是发烧了!”“是啊!空松哥哥不痛了!这比明天世界末日还让人不敢相信!”
-空松吃了口饭,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笔直笔直的。然后看了看其余五人,噗嗤一笑。“brothers你们在干嘛啊……噗哈哈……一脸要死的样子……”突然,空松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迅速拿出镜子,盯着自己的脸,特别细致的看了一遍,然后一脸奇怪的放下镜子,“没有东西啊?”
-然后也没什么,大家整理好仪态(小松除外),吃饭。
-“难道发烧的是我?!”五人这么想着。

[无聊的下午]
-空松还是一往如既的痛?
-“呐呐~阿空陪哥哥出去打小钢珠?”小松嬉皮笑脸的走过来。空松看了一眼小松,“嘛,还真是拿brother没办法啊!”空松溺宠地揉揉小松的头发,默默拿出自己的钱包,和小松出去了。
-然后……
-55……输光了……
-小松垂头丧气的和空松回家了。
-“空松你还有钱吗?”小松猛地抬头,认真的盯着空松。空松看看小松:“亲爱的brother,我的钱已经被你输光了啦!”“诶?…………!”小松撅嘴。
-空松突然抓住小松的的胳膊。“啊痛痛痛……空松你干嘛……啊嘶……”小松生气的盯着空松。空松只是很平淡的说了一句:“钱……要还。”“哈???!!”
-小松说他的内心犹如千万匹草泥马过大江。

[睡觉]
-“关灯了。”
-“嗯。”
-“空松我们不想听你唱安……嗯?!”没说!他没说那句傻不拉几的话!
-空松很不解的说道:“我唱安?什么鬼……”
-“啊啊啊啊不不不,完全没有……睡觉啦睡觉!”椴松终止了这件事情。

〔从一松起头〕
-今天一松又打了空松。
-但最奇怪的是,空松哥哥还手了。很生气的吼。
-一松吓了一跳,在一旁看热闹的大伙也吓了一跳。
-然后在大家还没缓过神的时候,只见空松一脸歉意的跑到一松那里,特别愧疚的说:“啊brother你没事吧……对不起很对不起啊!”

-“趁空松不在所召开的家庭会议开始!”小松一拍桌子,大声叫。
-十四松眯猫眼,并用袖子捂住嘴:“空松葛格好像神经错乱了……”然后就恢复了正常,大笑着拿起棒球跑了出去。
-“十四松说的其实没错。空松他,是不是得了双重人格?”轻松很认真的在分析。
-另外三人表示赞同。
-“啊空松居然得了人格分裂还误伤了一松难道是因为我们对他不好么可是说出来不就好了为什么非得多整个人格来闹……”小松噼里啪啦说了一通,更像是在抱怨,而不是想帮助空松。
-“你猪啊!一个活人在兄弟眼里还比不上梨子什么的真的会很难受吧!脑子被狗吃了吗人渣长男?!”轻松训到。
-“啊所以说我们只要多关心空松哥哥是不是就会好了?”“哼……关心臭松?”
-“所以直接去问问不痛的‘空松’就好了吧~”小松笑道,“好~家庭会议到此结束~!”
-然后就真的结束了。(啊我是指家庭会议)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