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塔塔尔是纸制品

Q:3257603757,希望能被勾搭,我还是挺乖的!
是个文手兼画手呼呼
但是哪方面都是咸鱼
有个喜欢的笨蛋:浩子
目前雷:空松all,胜all,all茶

松野事件簿

——————————
| 长男的场合哦! |
——————————

我是松野小松。
一个喜欢自家弟弟的基佬。
但是我并没有颓丧。
我可是长男啊喂!别小看我了!
啊对了,我喜欢的那个人叫——松野空松。
98%的几率是个宇直。
这点让哥哥我很为难~
而且这个人,缺点很多。
而且超级痛。
这点让哥哥我欲哭无泪,我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人。
当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对空松的心情时,我开始怀疑我的审美。
主要的是!!!我一直在对空松暗示!!暗示我喜欢他!但!是!松野空松他!!听!不!懂!
每当我对他说:“喂~次男哟~你大哥我可是超级看好你的!”然后他会笑的像‌菊花儿一样开心,对我说:“哼~thanks~brother的好意我就满心接受了~”
我有时候真想对着天大喊:“老天你就是嫉妒我!”

看呐,空松他钓鱼回来了,哦哦,他的墨镜不在脸上了,一定是扔水池子里了。
看托蒂一脸“啊小松哥哥我要死了”的表情,我咋就那么乐呵呢~
而且……
话说我才要死了好吧!我都一下午没见到空松了你还想怎样嘛!我都把我的次男借给你一下午你还抱怨!
空松向我走来了,托蒂趁机跑走了。难不成又去星爸爸找可爱的女孩子?想得美你个童贞。我不管反正我是长男所以我们六个第一个从童贞毕业的必须是我!
当然我的第一个对象必须是死疼死疼但是又超可爱的我家次男。
空松走到我面前,离我一步远的距离,天空一样的蓝色,真是赏心悦目啊。空松摸了摸我的头,温暖的感觉蔓延到全身,他笑着对我说:“brother,我的情书鱼儿一定接收到了呢~是的吧?”
空松好像是在向我提出疑问?
那身为哥哥要回答出他最满意的那个答案吗?
“接收到了哦,空松的爱,已经接收到了哦。”我尽量微笑着,看着我的信仰,轻轻的说了一句,我的真心话。
啊呀我才没有吃醋啦!都说了别小瞧我了啊!

空松他虽然满嘴都是“爱爱爱”,但是他好像并不知道「爱」的含义是什么呢~哥哥会让他知道。
我想上了他。我想让他明白我对他的心情。我想他也能接受我。
我是人渣。
但是这种名为「爱」的折磨,哥哥也抗拒不了啊。
对吧?你也会经历「初恋」这种事情的吧?啊不管现在你有没有经历,但是到了那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的啊,毫、无、克、制、力~哎呀哥哥我也解释不明白啦就是有点苦但是更多的是甜和辣的那种心情?啊啊,不说了,来吧,目光转向我家闪亮的次男。

空松激动极了,眼里流露出我从未见过的开心和温柔:“对吧大哥!我也这么觉得!这份情书我可是写了一通宵呐!”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应空松了噗,毕竟这种信心满满的话,让哥哥很伤心啊……
但是身为空松唯一的哥哥!身为高冷可靠的大哥!怎么可以说出来那种表白的话嘛!不是不好意思啊喂!是面子!面子放不下啊!哥哥对弟弟表白什么的!
空松就这样心满意足的坐在了墙角,拿出了比兜大了三倍的镜子,说真的我一直怀疑空松的裤兜里面有个黑洞。
可是吧……作为世界国宝,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啊,对着老婆就该死皮赖脸一点嘛……果然我要更加主动的吧?
于是我长舒一口气,杵着胳膊做起来了,然后一个优雅(我怎么这么痛了?)的转身,和空松面对面。空松好像发现了我的动作,终于不看镜子抬头看向我。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看得我心里都毛楞了。我很郑重其事地告诉他:“空松啊!我爱你!”
看空松先是一脸懵逼继而恍然大悟最后哼哼唧唧的表情,然而他说了一句我意料之中的话:“brother,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

好气哦。自家次男是个不开窍的傻白甜。
“不是了啦!我说的是爱人之间的喜欢!”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喔,脸红了,超可爱啊。
“唔唔唔哇你!小松你说什么呢!”空松很慌乱地摆着手在对着哥哥支支吾吾地说着哦。
嘛,既然这样,那么就继续努力吧人间国宝!这么想着的我,再一次笑着对他说:“空松酱~当哥哥的‘king’好不好呢!”说真的我并没有报什么希望他能听懂之类的,于是我打算继续用那种腻死人的话进攻空酱的心房呢。有点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听懂了,这只感情白痴,居然听懂了这种稍微有点拐弯抹角的情话。
哥哥以后再也不去猜测你们这些人的想法了唔。
我听见空松像个小孩子一样轻轻靠在自己怀里不断重复着我的名字,并且,说了“哥哥”哦!他说的是“小松哥哥”哦!啊,满足感爆表了。
那种糯糯,像小奶猫一样的声音真的俘获人心啊,你们就只有自行想象了呢呼呼,才不会给你们听!这可是我专属的声音啊!

“小松,小松哥哥…”他不断重复着,“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好开心。”就算把脸埋在我的肚子上我也看得见呢,很红,红地滴血,是我的颜色。
“我一直是属于空松的哦。”

我啊,只能属于空松呢。
你们这些嗷嗷叫老公的人,才不会得到哥哥的爱之吻呢。当然,空松也只能属于我,你们不许对空松打什么主意!

松野小松,爱上了自己的亲弟弟。
看起来浮夸,看起来富有安全感,看起来是个在那种方面游刃有余的人,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
但这不能改变“兄弟”这个事实。
故事就到这里。

E,N,D~

那位姑娘合上了书。念书的声音戛然而止。
明天来讲下一篇好了。书不能一次性看完呢。
她这么对围坐在眼前的孩子们讲。
真是令人心痛的双向暗恋啊,
她这么默默地想。
不管是性别还是血缘。

————————
最开始这个其实是个普通的甜饼/无奈
最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文居然有1700+的字数
看起来只有700+左右呢

彼岸花开.弎


啊啊啊啊啊现在才更对不起!但是手机被家长藏起来真心没找到啊!好不容易星期五把手机给我玩的说!
-好的于是正文(ง ˙o˙)ว
.................................................
(3)失忆

这个家不太对,这个家好像还缺少了一个人,可是没错啊?
长男小松.次男轻松.三男一松.四男十四松.末子椴松.松代.松造.
一家人全都在啊?
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啊?
少了一个很痛的……很痛……?
那是谁啊?那个喜欢带墨镜装逼的很痛的人,是谁啊? 好像和他从小就认识. 可是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怎么想都记不起来? 记错了吗?
…………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一松和十四松,空松最近总是在收拾衣服,走过去,他就会慌乱的遮住……那是行李箱吗? 空松要去哪里?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空……”
“啊?啊brother你怎么回来了?!”
“你背后的是……?”
“啊啊啊没什么就是想看看啊哈哈……!”
一松不想追问了,走了出去.
临走前好像听到空松舒了一口气.
不妙.很不妙.非常不妙!
一松去找了十四松,毕竟这是他最信任的人.
“啊啦?一松葛格?”
“十四松,空松他……”
“…………”
“!!!”十四松咪成猫眼,惊讶的用宽大袖子捂住嘴.
两人挨着坐着,心里怪怪的,很害怕.
我们六个是一体的,谁都不能缺少!
两人这么想着.
睡觉时,一松一直在意着空松的动静,可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
第二天.
空松他,不见了.
一松和十四松很警觉,但其他人却视而不见.
“啊呀~空松不会有事的啦~他打架那么厉害~”小松笑嘻嘻的说.
不,不是的,空松他……是要离我们而去了啊!
一松和十四松决定去找大裤衩博士.
药,拿到了.
看着客气地让兄弟们喝下去加了药粉的水.
两人没喝,他俩不想忘记空松哥哥,只是……不能让其他兄弟难过.
“十四松你给我什么啊?白开水?噗哈哈哈搞什么鬼!” “十四松谢谢.”
“一松哥哥你不会在里面放了毒药吧!很可怕啊啊啊为什么要给我喝水啊!”
其余三人这样说着.
毫无察觉.
[夜里
轻松催大家睡觉了,大家纷纷躺下.
一松像试探性又像不经意间问了一句:“还有人没回来呢.”
“嗯?一松你说什么啊?大家都在啊,没有人不在啊.”
“诶?”一松冒了虚汗,“啊我就是随便说说……”
“好啦快睡觉吧!”椴松不满地嘟囔一句.
是的,我们没有任何一人缺少.
可是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

彼岸花开.贰

(二).往事
小松召开了家庭会议.
关于这朵花的会议.
小松搓搓鼻子,“看吧~哥哥的花484超漂亮~~!”
轻松冷笑一下,说:“彼岸花,花语:悲伤回忆.”
轻松话音刚落,椴松就神神秘秘的接上去(啊这里都是我自己瞎想的,可能完全不属实):“听说,彼岸花,只有回忆越悲伤的人,看着花,才越会被吸引住.”
“所以,大家都是有悲伤回忆的呢~”椴松又说.
小松捂着胸口心脏位置,“啊你们吓到长男大人了啦!”
一松和十四松却完全没有插入话题.
他们两个只是默默的看着.

今天的五胞胎也是其乐融融.
可是总觉得怪怪的,就好像,缺了一点心脏.
好想哭.

绝对不可能有后续的小短文.伍


“呐,托蒂。”
“怎么啦轻松哥哥?”
“你看的书……我怎么觉得莫名眼熟?”
“诶?”
“啊……不是……我就是感觉在哪里看到过。”
“诶诶诶?!原来这本从衣柜角落里翻出的小x书是轻松哥哥的吗?!”
“啊啦?!啊啊啊啊啊……!”
“呦吼吼~”
(感觉不妙)
“小松哥哥,轻——唔唔!”
(捂住嘴)
“啊啊啊啊啊什么事也没有!”
“五唔吾无(没有个毛)?!”
“椴松你要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
(充满杀意)
“不不不绝对不说!”
(内牛满面)

-因为突然就想写了可是又没有任何脑洞就随便发挥了😂好的就是这样喵(^・ェ・^)

彼岸花开.(1)

观看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被雷出心脏病概不负责.就是这样喵~

    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一般认为是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 春分前后三天叫春彼岸,是上坟的日子。 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彼岸花开在秋彼岸期间,非常准时,所以才叫彼岸花。
    彼岸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彼岸花是开在黄泉之路的花朵,在那儿大批大批地开着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 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 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引子」
很香,很香,还有一点腻了.
这不是做梦吧?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的花香吗?
还是说……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呢?
嘛,没关系.
反正已经够了.

(1)花开.
小松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一粒花种,嚷嚷着要种上.大家受不了他这么耍脾气,就把花种种上了.
小松露出很甜的微笑,“哥哥我一定会让你们看到它开花的样子!”这样信誓旦旦的说着.
小松每天都会观察他的花,并且细心照料它.
这个种子生长速度,很快.快的有点不切实际.
这也是一个好兆头吧,大概.
冒出了嫩绿的芽,总觉得,很有吸引力.
大家都这么觉得.
很快,真的很快,开花了.
很漂亮.
花瓣,是细长的,艳如鲜血,在家里放着,莫名的诡异.

--------
好的在这里说一下,「彼岸花开」每一章都很短小😂而且更的还很慢~请不要放心食用.

不是我

-食用说明:
1.能力一般的心理师osoX疑惑的病人kara
2.可能有的地方写的不通顺,啊不要评论来告诉我默默看就好了。(心脏就是如此脆弱)
3.空松没那么痛了
4.楼下你真美。
5.楼上你也是。
6.小松视角.

我:啊,你好。
空松:嗯,你也好。
他这个人长的很帅,很洒脱,我见他之前真的以为是个腼腆的男生,出乎意料。
我:听(你的家人)说,你有人格分裂症?
空松不安的看看我,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没有回答我。
这个时候需要等待。
终于,在5、6分钟后,他张嘴了:不是……
这种病人还算常见吧,大概。
我突然想笑,就是想笑,没有原因,如果非要说的话……他这个气场和动作太冲突了吧。
我敢说我当时强忍着笑的表情很别扭。
我知道要顺着他说:那你的兄弟……?
我欲言又止,不敢说,真怕刺激到他。
空松:我的兄弟……
他好像解锁了似的(原谅我用词可能不当),眼睛发出光亮,朝气蓬勃的盯着我。
这才是他该有的感觉,不是死气沉沉的。
空松:我真的有兄弟。虽然你们不相信,还说我得了人格分裂,可是我是真的有兄弟的。我……我们是六胞胎,我是次男,我们相处的很好,我们心连心,甚至会被邻居认错……
他说话的时候显得特别激动,不过……他说的“长男”到是和我的性格蛮相似的。
我:啊,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的兄弟们呢?
在这里说一下,我之前有去过他家和他父母聊天,聊他的情况。
空松:他们都出去工作了。只是正好那天我放假,你才只看到了我。
逻辑很清晰。
但思维是混乱的。
我真的不想笑了:那你知不知道,其他人都见不到你的兄弟?
空松又低下头,我感受到了他的惶恐不安。
空松:知道……一直都知道。但是……这,这只是……凑巧而已……凑巧我的兄弟们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就来了……
我要结束话题了,不然他会怎样可想而知。
我:嗯……原来是这样么,那,就这样吧。祝你和你的兄弟们相处愉快。
我和他的父母交流了一下,我有两个想法。
1.任由他发展。
2.送到精神病院。

“他是一个孤单的孩子,缺少温暖。”
我临走前对他的父母这样说。